八哥小说网 > 前妻有毒:反派BOSS滚远点 > 第217章 心疼
    “她怎么样了?”慕辰看向床边的顾医生。

    顾医生皱了皱眉,“是一种新型毒.品,我不知道毒.品配方,所以有些难办。”

    慕辰狭眸微眯,薄唇轻启,“配方我会想办法弄到,是不是只要得到配方,便能戒掉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我也不太确定。这种毒.品我也是第二次接触到,不能打百分之百包票,如果慕少信得过我的话,我可以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男人点了点头,转过身对身后的管家道,“打电话给沈少,就说我有事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是,慕少。”管家恭敬地点了点头,随之从客房内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慕辰转眸看向床上脸色惨败,痛苦地瑟缩成一团的沐溪,问顾医生,“有没有什么办法,能暂时减轻她的痛苦?”

    “没有特效药,只能用吗啡暂时将情况稳住。”顾医生道。

    男人脸色沉了沉,“也只有这种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打了吗啡,沐溪脸上痛苦的神色终于缓解了几分,折腾了好几个小时,沐溪最后精疲力竭,沉沉地昏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慕辰,至始至终都一直守在沐溪的床边,虽然在他脸上没有什么异色,别墅里其他人还是能感觉出来男人的紧张。

    顾医生将视线落在慕辰鲜血淋漓的肩膀上,“顾少,我替您包扎一下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人点了点头,顿了顿又道,“先把她手上的伤口处理掉再说。”

    顾医生让随行的护士替沐溪包扎,自己则处理慕辰肩膀上的伤口。当他看到男人肩膀上那一排凌厉的牙印时,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吃惊,他下意识移开视线,看向床上昏迷不醒的沐溪,心里已经明白这一切的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伤了慕辰,还完好无损地躺在那里,这个女人的确不简单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沈云哲接到管家电话的时候,正在g市谈一笔生意,听管家那急切的语气,他以为慕辰在a市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。于是,抛下一笔大生意,坐飞机火急火燎赶到了a市。

    只是,当他到达别墅,得知一切缘由的时候,顿时爆了一句出口,“靠,我说辰,不带你这样玩儿人的吧?”

    他还以为多大一点儿事情,原来竟然是因为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沈云哲忍不住抱怨,“你知道我昨天到今天总共睡了多少个小时吗?一个小时不到啊,兄弟!”

    为了谈这单生意,昨晚半夜,他从a市飞到g市,到了g市,还没有和客户说上几句话,又被慕辰一个电话叫了过来,这不是玩儿他么?

    慕辰似乎没有听到他的抱怨,脸色至始至终都没有一份的波动,待到沈云哲抱怨完,只听到他曼声道,“你有vigor的配方没有?”

    “vigor?”沈云哲微微一惊,一时忘记心里的憋屈,问,“你要vigor配方做什么?”

    慕辰眸光游移,最后落在床上的沐溪身上,“她中了vigor,需要知道配方才能戒掉。”

    “她中了vigor?”沈云哲定睛一看,床上这女的不就是昨晚宴会上看到的那个女人吗,疑惑问,“这个女人不是被交换出去了吗?怎么还在你这里?难道是那位公子哥下手太重,给她注射了vigor?可是,不对呀,vigor最近才出来,市场上鲜少有,即便是有钱,也不一定能买得到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让人给她注射的。”

    这回,沈云哲彻底惊呆了,“是你给她注射的vigor,靠,你小子还真狠,这药弄进身体里,可是要人命的。”

    “剂量不多,不过.....”也让沐溪差点半死不活了,但这都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“当初,这药是你让人给我的,你手头上有没有配方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......我手上没有,这是一个客户给我的,前段时间,那个客户已经被警方控制了,配方怕是早就被销毁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,“这么说,已经无药可解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,”沈云哲瞧着慕辰脸色不对,小心翼翼问,“我说辰,这药不是你让人注射的吗,为什么现在又想要要解药了?”

    沈云哲本来只是无心的一个问题,却让慕辰陷入沉思,的确当初想要折磨沐溪的那个人是他,给沐溪注射vigor的人也是他,怎么现在他又突然改变主意了呢?

    慕辰啊慕辰,你可从来不是心软的人。

    吗啡药效只维持了几个小时,药效一过,沐溪再一次被疼醒。慕辰要顾医生再给她打一支吗啡,顾医生却沉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慕少,吗啡针只是治标不治本,虽然能暂时缓解沐小姐的痛苦,但如果长期打吗啡针,不但会让沐小姐对吗啡针产生依耐性,也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一定程度的算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顾医生,你觉得应该怎么做?”慕辰冷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我的建议是,不要再用吗啡针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让她硬扛是么?”

    顾医生点了点头,“虽然vigor每发作一次,症状会一次比一次剧烈,但是发作的频率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长,只要能够挨过前几次,以后便不会怎么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沉默半晌,良久之后才缓缓开口,“好,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最终,慕辰还是采用了顾医生提的建议,没有再给沐溪打吗啡针。

    慕辰望向床上不住颤抖的沐溪,隐隐约约听到她虚弱的声音从口中溢出,男人压低身子凑近她,只听到模模糊糊的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轻很轻,轻微到几乎让人无法听清,只是不知为什么,在听到那几个模糊的音节的时候,男人心里头的那根琴弦先是被什么突然拨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落在沐溪白皙的小脸上,在她的眼角隐隐看到几丝泪痕,情不自禁的伸出手,将她眼角的湿润一点一点擦干。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中,沐溪这个人,无论是女扮男装的时候,那是恢复原本的面貌,无论是安然,还是身处危险之中,都是那么的骄傲,倔强,从未轻易掉过眼泪,可是这一次,他却在她的眼角看到了脆弱的眼泪。

    原来她终究只是一个孤苦无依的女人而已。